边备战艺考边挖坑·共游白水·更新成迷

你我皆为浮游尘埃,却在大千世界相遇。

【恋与漫威】My Boy Friend是人外物种

※我可能是西方神话看多了
※OOC or BUG
※和【魅魔篇】是一个系列:D
※查了百度相关动物,讲真突然有点怕啊啊啊x

♥BF是个人外物种不晓得赤不赤鸡

◆Jarvis(人造机器)
→软的,温热的,富有情感的,他想更近的触摸和自己不一样却又能改变自己的你。脑内深处的神经网络闪出零星的浅蓝色火花,CPU警报刺耳,他知道你给了他一个装着伊甸园毒苹果的潘多拉魔盒,但在未知的情况下他仍旧想打开。他控制不住也不想控制。
→没有温度的机械手牵引着你的手附上另一个没有温度的地方,那是他在脑海里想过无数遍的画面,确定左边是人类口中“心脏”的位置。
→再怎么高智商的机器总有无论如何也解不开也想不通的人类之谜。
——【“可以给我答案吗?为什么你一离开我的视线,或者去和别的男士待在一起我就会变得……难受?甚至是……死机?】

◆队长(人鱼)
→你想要疯狂赞美造物主的完美之作!你看到他如太阳光辉一般的金色头发,你看到他装着一片蔚蓝海洋的明亮双瞳,你看到他银灰色的鱼尾卷起雪浪,你看到所有鱼群为他开道,你看到如风一般自由的他面带微笑向你游来。他从水中跃出,把坐在礁石上的你溅湿,无数闪光的水珠沿着他的轮廓一路滑下最终落回它开始的地方,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人鱼的魅惑力使得你不由自主向他靠近,把手搭上他的肩膀,把生命交与他保管,任由他圈着你摔进冰凉的水下世界。
→据说,只得到人鱼的真心一吻就可以和他一起生活在海里。
——【“你的嘴唇很甜,我可以再吻一次吗?”】

◆吧唧(狼)
→你觉得你可能做了一件错事。无论发生什么事,一匹狼认定的伴侣一生就只有一个,忠诚度可以说是变态到极点。你当然没出轨,只是和熟悉的男性朋友多侃了几句罢了,你不清楚狼会不会醋这种事,但你清楚腰间的他的手收得越来越紧,他又在你的颈窝里蹭了一下。虽然他不是汪,但是你还是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顺道理了他在蹭你的过程中蹭乱的头发。
→他抱着你一动不动,蓬松疑似炸毛的狼尾巴却有意无意的扫过你的小腿,环着腰部的手臂力度不减,你只能感觉到他在颈肩的呼吸频率。他只是想确认你在这里,是他的你。
→你清楚的听见他闷闷的声音,像极了不高兴的普通犬类。
——【“解释,他是谁。你忘了你是谁的了吗?不说清楚,就别想着走了。”】

◆基妹(蛇)
→周身本偏高的气温因为冷血动物的靠近骤然降低,蛇族生来就尖利的指甲轻轻的沿着你脖子上暗紫色的血管从一路蛇形向上,苍白手指下跳动的节奏与有序流动的血液惹得他有点兴奋。冰凉的手指捏着你的下巴强迫你抬头对上一双似祖母绿的竖瞳,静谧森林里危机四伏。你认栽的闭上眼睛,心里发誓再热也不贴在自家Boy Friend身上乱摸了嘤嘤嘤!
→蛇尾不轻不重的缠住你的手腕,阻止了你想要推开他的念头并且有向上滑动的趋势。你努力回忆你曾经测量的他的长度,却在没有想到之前就被缠得无法动弹,你知道那是蛇类用来困住猎物的手法。
→耳朵突然之间传来的一丝微凉湿意与你熟悉的却能让你忍不住轻颤的喑哑之声。
——【“嘶……热?那就靠近我吧,再近一点。”】

◆锤哥(狮子)
→你大概是没办法对他生气。他本是草原霸主,在你面前却又乖巧得像一只只能由你随意抚摸的大猫猫,你尽可以揉乱他的金发,靠近他最脆弱的喉结。他很明显对被他吸引过来的别的女性不为所动,你也并不是不了解雄狮的影响力,但却还是不免在心里吃暗醋。
→你们的距离极近,他的额头贴着你的额头,手像是讨好一般温柔的抚摸着你脸颊。你面对这样的情况不知该如何应对,只得小心翼翼的对上映满你无措的样子的他的眼睛。
→当你看见他的眼里除了你之外还写满了认真之后,你就知道你不可能不相信他的,你也知道他从不对你说谎。
——【“我想我可以证明,我心里的这块草原从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

◆小叽居(蜘蛛)
→多肢干的操作是什么?当然是上下其手啦~跑?往哪跑?身后是冷冰冰的白墙死角,身前是贴的越来越近的你一脸愉悦的Boy Friend,截断你左右两边去路的就是你Boy Friend从背后伸出的把墙壁摁裂的大·长·腿。下巴,腰,大腿,你几乎被他的“手”摸了个遍,触感奇妙。
→而且你也不是不知道他的动作有多敏捷,跑不过的。人家可是吃♂肉的狼蛛诶。
→他的“手”上下抛着你的短裙裙摆,煽动的风漫不经心的吹进你的腿间,他在你走光的边缘徘徊似小孩子玩耍一般。
——【“为什么不听话呢?我说过不能穿这么短的裙子出去玩的,对吧Darling?”】

——————Miu啦,谢谢观看:D——————
——开(擦)黑(边)车(球)=进少管所X2——

评论(24)

热度(435)